搜索
热搜: 夜生活 桑拿
Hi~登录注册
查看: 288|回复: 0

现在想起老师印象最深的事有两件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6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0
发表于 2020-2-12 14: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件是老师偶尔谈起,说:“老五身体不好,我将来什么 都留给他,等回大陆,家里有好些橘子田,我们黄岩橘子好有几 百种,有那些橘子,也够老五花用了 O ”
  老师其实有时气起来也乱骂老五,老五脾气来了也往往不 甩他。但老五是真的孝,老师是真的慈,对一个晚年丧妻而儿女
   日本乳神杉原杏璃 5.jpg

  又都在海外飞黄腾达的老人而言,有个跛脚憨厚的儿子,未始不 是上天的恩想O
  老师那段十分正式的后事交代,我一想起来仍觉眼热’那
  里面有些极凄凉极温柔的什么。
  另一件事是有一次我陪老师爬坡回教授宿舍,似乎是替他 送一S书上去。坡很陡,对拿着书的我和没有拿书的他而言都很 吃力,经过男生宿舍,我们站在路边休息。
  矮矮的一人高的松树种在山坡上,我们一起望着那排润绿 润绿的马尾松。那些松树本来有上万棵,全是老师去要来的,把 学校大大小小的地方全种遍了。
  “我来不及看它长大了。”老师说。
  我不知如何回答。
  “可是,它会长大的,”他的语气又开始快乐起来,“下 辈子我来看它的时候,唬!它长得比我还高,再下辈子,我再来 看它的时候,比楼都高了,再下辈子……”
  我简直快要笑出来,他说得那么愉快,仿佛就像小孩玩游 戏似的,一下子就又轮到自己玩这一 “盘”了。
  年年春天,到学校去上课的时候,我总怔怔地望着坡上的 短松,老师去了,松却是愈长愈高。我不信轮回,但我相信自己 的双瞳中有一部分什么来自老师——老师仍在注视那片绿松,透 过一个学生感恩的目光一也许,等某一年舂天,我的眼睛不再 有权利去仰瞻那片小坡上长燃青色的火焰。

  但坡上总有新来的年轻孩子,总有年轻的孩子在春天早设 驻足,驻足怔怔地看那一片靑松。
  后记
  一、        在老师的书房里没有找到的诗,今年寒假 偶然间遇见了,原来是宋人孙复的诗,题目是《八月 十四夜月》:银汉无声露欲垂,玉蟾初上欲圆时。清 尊素瑟宜先赏,明日阴晴未可知。
  二、        这篇文章原来只是纪念我的老师和系主任洪陆 东先生。但甫一落笔我就发现,我必须也写师母以及那 一代的人,我缅怀的不仅是逝者,而是属于逝者那一代 的风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